2013年11月14日,由寧夏回族自治區人民政府和《環球時報》社聯合主辦的“2013環球企業領袖寧夏圓桌會”在銀川成功舉辦。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亞太區副主任馬庫斯·羅德勞爾出席會議,並做了主題演講:
  各位早上好!首先我要感謝我們的主辦方,寧夏回族自治區劉主席、王副主席還有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先生,謝謝給我們的熱烈的歡迎!在接下來的15分鐘,我不會談寧夏以及中國的成就如何如何,因為那樣會遠遠超出給我的15分鐘時間。今天我給大家回顧和總結一下中國所面臨的挑戰以及周末發生十八屆三中全會大家對它的期待以及在這個區域所看到的挑戰。我們會提出我們面臨的挑戰,同時要考慮到一個背景,我們取得的重大成就。我們有預期、有信心大家能夠面對未來這些挑戰。那麼首先看下全球的經濟情況,再看下中國經濟再平衡的挑戰以及如何讓寧夏在這個過程當中積極地參與進去?一方面,全球經濟上有好消息,也有壞消息。壞消息就是說我們看到在底下,看到這個綠色的部分,IMF對全球經濟預期有所調低,在今年早些和去年的時候我們看到經濟慢慢開始複蘇,在夏季的確也看到一些失望,於是對今年這個經濟前景預測有向下調整。看到有兩個好消息,我們看一下上面這個點部分,藍色的點,是對今年的預測,紅色方塊的點是明年的預測,看到是一個上升的趨勢,未來會更好一點,雖然複蘇的速度非常慢,而且不確定因素也非常多。還有一個,在右邊看到也是一個好消息,我們看到是亞洲,尤其是新興的亞洲國家,在右邊第二個點,還有就是中國,尤其全球發展的領頭者,中國的位置是非常不錯的,雖然全球的經濟不怎麼樣,而且還有很多風險,而且風險還會持續。中國以及中國所在區域面臨挑戰的環境,這是一個非常困難的環境。對於中國來說,亞洲來說,是這樣的。我們看一下對於中國的經濟發展有哪些挑戰?這也將體現了我們所面臨的所有的風險和挑戰,自從08年的金融危機開始,我們看到從中間,在財政刺激政策的下麵,我們看到了中國應對全球經濟的一個衰退,但是我們看到經濟當中有很多的信貸擴張,投資擴張,債務的擴張。同時中國政府認識到,這樣的增長模式是不可持續的,並且不斷增加著風險和脆弱性。現在中國仍然有許多緩衝,使中國能抵擋一些風險和挑戰。看到在國內儲蓄方面和外匯儲備方面的豐富,等等方面的緩衝使我們看到了都有一個支持,的確看到邊際收益也在不斷地消失。在金融和經濟以及在信貸的增長和引資銀行的增長上面,在過去4-5年都有很大一個增長,有70%多的都是信貸和債務的占比,占到GDP的70%多,而且在地方政府的信貸工具上面也有很大的增長。我們看到如果把本地政府的債務加上去的話大約有50%的GDP都是這個債務。雖然還沒有到危機的地步,但是的確這個趨勢需要被扭轉,我們看到時間不多,現在的發展模式走下去,時間不多了。(展示PPT)
  過去多年中這個模式取得了很大成功,因為有要素積累和勞動力的轉移從農村轉移到工廠,轉移到城市的投資行業中去,但是不幸的是這個粗放型的增長不能再持續下去了。因此我們需要真正的改革才能確保中國未來的成功,中國對比全球發達經濟的趨同能夠繼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於中國未來趨同建有一個模型,大家看橙色(展示PPT)的代表中國經濟發展的趨勢,在未來10到20年間,會出現這種趨同,未來三年不會有太大的風險和變化,除非中國改變增長的模式,我們確實看到了未來三四到六年的可能會出現的風險,這樣我們還必須繼續趨同的過程,這樣中國才能維持到與現在發達國家相近這樣趨同的過程。但是如果成功的把自己的模型增長進行一個再平衡。比如說我們在日本和韓國看到了在它對於發達國家有一個持續的趨同過程,這樣中國就能很好地應對未來挑戰,繼續其發展的歷程。這也意味著改變過去的一個主動依賴投資和要素的粗放型的增長模式,轉向一個通過依靠效率來實現經濟增長的模式。那麼到底我們應該怎樣去適應這些趨勢,我們當然大家都是業內人士不需要太多的讓我去講述,但是你可以看到寧夏和西部大概中間這個程度的,(展示PPT)我們現在關註兩個問題,一個是投資,而且我會關註家庭消費的問題,我們會看到在西部內陸投資正在不斷的增加,與發達沿海地區的差距正在縮小,但是仍然有太多的投資還是投向中國的沿海城市。這裡可以看到,(展示PPT)紅色意味著投資占GDP比例60-80%,我會認為這是一個很大的比例。黃色意味著投資GDP比例占50-60%,根據國際標準也是太高了,而綠色意味著投資占GDP比例40-50%,這些都是很高,雖然很多投資在沿海地區,也有向西部轉移的趨勢,同時大家對於投資的這種強調以及對資本累積的強調,對於這些個人消費的邊際水平也在不斷減少,我們一會兒跟大家細談一下其中具體情況。我們看一看這些投資的回報在不同省所帶來的情況。
  我們看到非常有意思的圖,這些資本所帶來的邊際的產量,也就是我們在投資中獲得了多少的產量,對過去十年進行一個總結。你也可以看到大多數的省份。事實上已經看到他們邊際投資所帶來的變化,正在不斷的減少。所以我們需要進行更多的投資才能夠獲得這樣水平的回報,我們看一下沿海地區,黃色的,這些紅的和粉的都是西部,紅色是寧夏,寧夏也是在中間水平,其生產效率和投資邊際回報大幅下降。這就是告訴我們目前增長模式的邊際效益現在不斷的減少,所以我們想要維持這樣的產量,就必須更多的進行投資才能夠實現這個水平。明顯,中國的政府是建議這是一個不可持續的未來的發展方式,我們必須要進行一個轉變。這是從不同的角度的同樣的一個畫面,也是在這些省份的人均的一些產出,我們有比較富裕的生產率很高的省份,最具代表性的是上海。那麼其他的省份怎麼趕上呢?工人的產量對比上海沒有任何的增加,所以說這樣的趨同並沒有出現,(展示PPT)2000年縱向的軸,這個藍色並沒有太多變化,如果在這個藍線以上就意味著與上海的差距縮小,在這個藍線以下就意味著與上海的差距縮小增大了,我們看到大部分省份都跟10年前差不多,包括很多西部的一些省份,也包括這個紅色的點,就是寧夏。
  這就意味著生產效率和工人的產出,對比上海來說都沒有發生大的變化。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看一下另外一個角度,同樣描述的情景,這裡是全要素生產效率在中國的一個情況,各省一個比較情況,也是對上海進行一個比較。我們看到所有投資轉向了西方,總體的生產效益也沒有變化。這幅圖告訴我們,整體的經濟效益對比上海而言,全國最富的一個城市,並沒有改善。剛纔給大家看的是一個真實的,中國面對的挑戰,就意味著我們必須要找到一個新的增長模式,一種效率增長的模式,這就意味著我們必須改革。一會兒跟大家細談一下相關的具體情況。
  這對於可支配收入和家庭收入有什麼影響呢?我們來看一下,隨著投資的增加,家庭的收入以及相關的比例也在減少,右側(展示PPT)是沿海地區,西部的情況更糟。這也是目前增長模式帶來的挑戰,也就是工人收入的減少,實際上我們看到西部地區對比沿海地區情況更明顯。因此,我還是不想在這裡去淡化目前中國所作出的偉大成就,確實在過去30年間取得了巨大成就,使很多人脫離了貧困。但是我們發展周期已經走到了盡頭,目前的債務也在不斷的增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在減少,而且我們需要的原材料的商品也在不斷的增加。我們如何應對,實現經濟的再平衡呢?在這裡我們也進行了一個研究,分析了中國不同的省份,在不同的可能的改革中如何與生產效率進行一個聯繫。我們也發現,在一些區域比如說戶籍體制的改革,看到這裡各個省情況是不一樣的,特別對於服務業開放的程度,也就意味著有多少人能很快找到工作,我們在各個省進行了比較,把經濟效率和產量的邊際效率進行了聯繫。這些新的改革措施也就是進一步希望開放中國的服務行業,我們也看到如果能實現的話就能實現效率1%的增加。如果我們把在外國的投資進行更多的開放的話,我們就能獲得更高的增長。
  我相信今年,我們仍然在探索這個新的模式,這是已經存在的證據,而且它也告訴我們,有的省已經比其他省走的更遠了,這就意味著在開闢新的模式已經具有了一個提前的優勢。對服務業的開放程度以及各個省的開放標誌,也意味著,服務業的雇佣勞動力的比例,在這裡可以看到就業的總比例,西部地區是中間的一個程度。寧夏也正好在中間,當然也是遠低於其他中低國家的以及一些沿海城市的就業比例。因此我們必須進一步的做第三產業,讓消費實現更多的收入,才能實現消費的增長。當然我們也註意到中國不能完全依靠出口,也要拉動中國的內需才能推動中國的發展。這幅圖也顯示出消費對可支配收入的變化,出現了過去10年下降的趨勢。這也意味著我們未來轉變經濟模式的潛力,這也告訴我們平衡的工作就越來越緊急了。當然,增長生產效率,不能再繼續依靠投資的增加,我們要進一步的開放私人投資,而且要保證所生產產品在國內消費的增加。這些都是我們在三屆全會中看到的信號,當然這是一個國家層面的情況。具體的一些措施的實施還需要在地方的層面得以實施,真正的效益,受益也只能在基層體現出來。
  在這裡我也希望大家在基層,能夠真正的走出這些步驟,並且努力地去趕超其實的省份,你做的更早就獲得更多收益,這不是一蹴而就的,但是誰能夠最早做誰能夠獲得最大的優勢。謝謝大家!  (原標題:環球企業領袖寧夏圓桌會:馬庫斯做主題演講)
創作者介紹

酒店經紀

hj23hjtjy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